首页 > 杂志 > 绿色生活 国内·国际·经济·评论

远去的帆影

2014-01-01 来源: 分享道

白衣港与湘江相依相偎,牵手千年,仿佛还在相互倾诉着缠绵的情话。

小时候,在绿草如茵的河滩上,我骑着牛儿在湘江边横吹竹笛,看见张张鼓满风的白帆从幽蓝的江面上逆水而行。我追逐着帆影,赶着牛在防洪堤上奔跑,但帆船的行进速度超出了我的想象。蓝天上,雁翔九天,时而飞着“一”字,时而飞着“人”字,洒下一路欢快的叫声;江面上,白帆点点,一条条装满货物的木船乘风破浪,远远听得到江水簇拥船头的浪花声;河岸边,一个个纤夫打着赤膊,像老牛荷犁般拉着纤绳匍匐前行,洒下一路汗滴……

湘江,是湖南的母亲河,不仅滋润养育着两岸子民,而且承载着运输村民生产生活物资的使命,当时交通尚不发达,煤炭、化肥、农药靠的全是水运。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听惯了艄工的号了,看惯了船上的白帆……”每天清晨,“日出江花红胜火”,朝霞映红了江面,也映红了两岸的青山和船上的张张白帆;中午,太阳将船身晒得滚烫滚烫,船舱内像一个闷热的蒸笼,怪不得船工们全身黝黑,可能是在船上“蒸”黑的;傍晚,夕阳给湘江撒下满河金子,船不再前行,停靠在岸边的码头……

1970年,6岁的我第一次坐着木帆船进城。对儿时的我来说,衡山,是多么遥远,多么美丽的世界呀!村里的大人有的一辈子没去过县城,去得最远的不过是乡镇,基本上靠走路,而我坐的却是木帆船。这让小伙伴们羡慕不已。起航了,河面上刮起了风,只听到“澎”地一声,船老大将沉重的铁锚拖上船,然后,“哗哗哗”地拉起了风帆,像飘扬的旗帜呼啦啦地响,其实,这面风帆已经发白,补丁累累,还有几个来不及补修的洞透着光。风助水势,木船缓缓地离开河岸,轻巧地穿过白衣港、贺家山、成家滩,进入更开阔的水域……

我靠着船舷,任河风拂面,看江鸥竞翔,波浪翻滚,墨绿墨绿的江水倒映着两岸山头的倒影,心中蒸腾着莫名的新奇与豪情。

这是我第一次进城,城里的高楼、马路、电灯、法国梧桐给我留下了很深的记忆,母亲还给我买了一把红色的塑料水枪。

依依不舍离开衡山县城,仍旧坐着木帆船回家。可天不凑巧,风停了,还下起了毛毛细雨,船老大当时是靠“风”吃饭,天气好,遇上风大,拉上风帆,可逆流而上;一旦河边息了风或下着雨,只有请人拉纤。船吃水很深,十分沉重,只见父辈们把脊梁弯成桥拱形状,一个个背着纤绳负重前行,艰难地喘着粗气,十个脚趾死死地扣进路面,而叉开着十指的双手总想颤巍巍地抓住路边的什么,那“——咿哟——嗬嘿!”的号子声在河滩上回荡,粗犷浊重、雄浑激昂。河边的路很滑,经常是一步一叩首,偶尔走一步,退半步,本来一天的水路却走了整整三天。父辈们的坚忍和血汗在河岸边挥洒,那纤痕累累的背影深深地镌刻于我的脑海,而那姿势,像岸边的崖石顽强地倾扑向河面,展示着不屈的骁勇与强悍……

长大后,湘江中的帆影逐渐减少,一些装着柴油机的水泥船、铁壳船取代了木帆船,无论刮风下雨,船均“突突突”地载着货物从湘江江面上驶过,机动船滚动起浪花一波簇拥一波卷向河岸……

湘江中的片片帆影在江面上日渐消逝,宣布着一个旧时代的结束,一个新时代的开始。水运因装卸起载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被淘汰出局,公路交通异军突起,2条国道、8条省道、100条县道让衡阳四通八达。107国道从长沙笔直通往衡阳,如果不堵车,只要五、六个小时;交通物流业的迅猛发展,又让107国道等道路难以承受,经常塞车,有时一堵就是一个上午,到长沙出差办事,没有两天打不了转身,堵在车上真烦人!

10年前,京珠高速公路全钱贯通,我们坐上汽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十分平稳舒适,路边的村庄、绿树、河流从眼前一闪而过,从衡阳到长沙只要两个多小时,到长沙办事十分方便,一天一个来回,可带劲啦,到广州也只有5个小时路程。紧接着,衡昆、衡炎等高速公路相继交付使用,衡阳到桂林、衡阳到井冈山也只花4个小时,世界各地著名旅游景点仿佛离我们越来越近……

大道无垠。高速公路方便快捷,尽管要支付一定的费用,但更多的人选择走高速公路。近10年,随着衡阳境内1个机场、1个千吨级码头、8条高速公路、9条铁路的逐步建成,衡阳已成为全国45个交通主枢纽城市之一。特别是武广高速铁路开通之后,衡阳到长沙只要半个多小时,衡阳到广州只要两个多小时。家乡已形成四通八达的高速交通网络,木帆船已完成承载家乡人流物流的历史使命,早已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中……

世界变得真快,远远超出人的想象。

当今全球一体化,世界已变成“地球村”了。无论是天上的“空中列车”,还是地上的高速公路、高速铁路,加上看不见的“信息高速”,网络使全球“互联互通”,同频共振,我们可以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联系对方,甚至面对面说话。更为惊奇的是,在我们龙的国度,“神州九号”载人飞天,完成空中交会对接任务,“蛟龙”号入海,完成7000米级下潜试验,让毛主席当年的“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的预言变成了现实。

远去的帆影将存留于我们这一代人的记忆中。

世界真奇妙,明天会更好!

说,衡山,是多么遥远,多么美丽的世界呀!村里的大人有的一辈子没去过县城,去得最远的不过是乡镇,基本上靠走路,而我坐的却是木帆船。这让小伙伴们羡慕不已。起航了,河面上刮起了风,只听到“澎”地一声,船老大将沉重的铁锚拖上船,然后,“哗哗哗”地拉起了风帆,像飘扬的旗帜呼啦啦地响,其实,这面风帆已经发白,补丁累累,还有几个来不及补修的洞透着光。风助水势,木船缓缓地离开河岸,轻巧地穿过白衣港、贺家山、成家滩,进入更开阔的水域……

我靠着船舷,任河风拂面,看江鸥竞翔,波浪翻滚,墨绿墨绿的江水倒映着两岸山头的倒影,心中蒸腾着莫名的新奇与豪情。

这是我第一次进城,城里的高楼、马路、电灯、法国梧桐给我留下了很深的记忆,母亲还给我买了一把红色的塑料水枪。

依依不舍离开衡山县城,仍旧坐着木帆船回家。可天不凑巧,风停了,还下起了毛毛细雨,船老大当时是靠“风”吃饭,天气好,遇上风大,拉上风帆,可逆流而上;一旦河边息了风或下着雨,只有请人拉纤。船吃水很深,十分沉重,只见父辈们把脊梁弯成桥拱形状,一个个背着纤绳负重前行,艰难地喘着粗气,十个脚趾死死地扣进路面,而叉开着十指的双手总想颤巍巍地抓住路边的什么,那“——咿哟——嗬嘿!”的号子声在河滩上回荡,粗犷浊重、雄浑激昂。河边的路很滑,经常是一步一叩首,偶尔走一步,退半步,本来一天的水路却走了整整三天。父辈们的坚忍和血汗在河岸边挥洒,那纤痕累累的背影深深地镌刻于我的脑海,而那姿势,像岸边的崖石顽强地倾扑向河面,展示着不屈的骁勇与强悍……

长大后,湘江中的帆影逐渐减少,一些装着柴油机的水泥船、铁壳船取代了木帆船,无论刮风下雨,船均“突突突”地载着货物从湘江江面上驶过,机动船滚动起浪花一波簇拥一波卷向河岸……

湘江中的片片帆影在江面上日渐消逝,宣布着一个旧时代的结束,一个新时代的开始。水运因装卸起载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被淘汰出局,公路交通异军突起,2条国道、8条省道、100条县道让衡阳四通八达。107国道从长沙笔直通往衡阳,如果不堵车,只要五、六个小时;交通物流业的迅猛发展,又让107国道等道路难以承受,经常塞车,有时一堵就是一个上午,到长沙出差办事,没有两天打不了转身,堵在车上真烦人!

10年前,京珠高速公路全钱贯通,我们坐上汽车在高速公路上行驶,十分平稳舒适,路边的村庄、绿树、河流从眼前一闪而过,从衡阳到长沙只要两个多小时,到长沙办事十分方便,一天一个来回,可带劲啦,到广州也只有5个小时路程。紧接着,衡昆、衡炎等高速公路相继交付使用,衡阳到桂林、衡阳到井冈山也只花4个小时,世界各地著名旅游景点仿佛离我们越来越近……

大道无垠。高速公路方便快捷,尽管要支付一定的费用,但更多的人选择走高速公路。近10年,随着衡阳境内1个机场、1个千吨级码头、8条高速公路、9条铁路的逐步建成,衡阳已成为全国45个交通主枢纽城市之一。特别是武广高速铁路开通之后,衡阳到长沙只要半个多小时,衡阳到广州只要两个多小时。家乡已形成四通八达的高速交通网络,木帆船已完成承载家乡人流物流的历史使命,早已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中……

世界变得真快,远远超出人的想象。

当今全球一体化,世界已变成“地球村”了。无论是天上的“空中列车”,还是地上的高速公路、高速铁路,加上看不见的“信息高速”,网络使全球“互联互通”,同频共振,我们可以在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联系对方,甚至面对面说话。更为惊奇的是,在我们龙的国度,“神州九号”载人飞天,完成空中交会对接任务,“蛟龙”号入海,完成7000米级下潜试验,让毛主席当年的“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的预言变成了现实。

远去的帆影将存留于我们这一代人的记忆中。

世界真奇妙,明天会更好!

相关阅读
网友评论:

表情:

  • 字体加粗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新闻搜索

精美图片

阅读排行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