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地方 > 招商引资 国内·国际·经济·评论

聚焦绿色金融与可持续发展

2018-02-13 来源: 中国绿色新闻网 分享道

  由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主办的“可持续发展大讲坛”(SDG For um)启动暨第一期讲坛2月6日在北京成功举行。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常务副主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贡森代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国国际发展知识中心第一副主任张来明致欢迎辞,并围绕“可持续发展大讲坛”的主线——“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作了主题发言;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张承惠围绕绿色金融与可持续发展介绍了中国经验及可能的国际借鉴。

  针对当天的启动和讲坛环节的主题内容,会议还邀请来自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清华大学、中国银监会政策研究局、中国环境科学学会绿色金融分会、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人民大学等多家机构的专家学者就讲坛内容作点评并展开深入讨论。据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了解,“可持续发展大讲坛”旨在“统筹协调国内外发展研究资源,组织交流各国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等国际发展问题研究成果”。

  肩负“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共促可持续发展

  在启动环节,贡森围绕“可持续发展大讲坛”的主线,即“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做了说明。他介绍,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与以往的联合国行动议程有所不同且有两项重要特征:一是普遍性,即不管是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都必须采取行动予以落实;二是更强调各个目标之间相互关联,这套目标是整体性和不可分割的。

  “国际社会和中国政府倡导‘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鼓励各国以落实可持续发展议程为共同目标,并根据各自的国情和能力开展落实工作,为全球落实进程作出贡献。”贡森说。

  贡森介绍,2016年,“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纳入中国政府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的立场文件中,“这是第一个联合国和中国政府方面有关的官方文件对于这条原则的表述。”

  贡森认为,“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应该放在更加凸显的位置上。但落实这一原则本身现在也充满挑战。首先,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已然对这个原则在某种程度存在分歧。长期以来,南北合作与南南合作之间缺乏有机联系,前者主导着国际发展合作。其次,发达国家和新兴国家对这一原则存在不同理解。贡森解释称,近年来,一些发达国家陷入经济社会发展困境,而一些新兴市场国家的实力整体走强,于是,关于“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划分变得更加模糊,为其具体落实造成不小的阻力。

  “我们应该充分尊重每个国家的具体国情、发展条件、优先事项,不同国家可以建立不同的可持续发展战略。”贡森说,比如发达国家针对的是普遍存在的高消费问题、就业不足等问题。发展中国家包括中国在内,存在的普遍问题则是一些高污染、高排放问题。因此,如何引导相关国家在全面落实可持续发展议程的同时,能够在这些重要领域、关键性领域承担一些主体责任,这是需要思考的问题。

  贡森介绍,中国在落实“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以及积极推动可持续发展议程方面已经积累一些初步的经验,特别是在绿色发展领域。他举例说,中国政府以坚定的决心贯彻新发展理念,实施创新驱动的发展战略,加快新旧动能转换,动员全社会各界改变生产和生活方式,2016年我国单位生产总值能耗下降5%,二氧化碳排放量下降6.6%,这两项均超额完成全年的目标,表明中国在一些主要责任领域体现了担当和承担责任。联合国驻华系统协调员、联合国开发计划署驻华代表罗世礼在该环节计论发言指出,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是第一次形成全球的议程,涵盖社会、经济和环境的可持续性,既是全球性的,也是普适性的。其中涉及的17个子目标是相互联系的一个整体。他表示,我们的目标就是不让任何一个国家掉队,这也是“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原则应有的概念。此外,他还指出,联合国认为“一带一路”倡议是加速器,如果能够考虑到可持续性的社会、经济、环境发展的话,就会看到一些本地化的解决方案,以及各国都能够采取行动,与可持续发展相结合,真 正地实现“不让任何一个国家掉队”的愿景。

  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副院长、全球可持续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朱旭峰则对“共同但有区别的责任”作为大讲坛的主线表示高度认可。“因为这一原则既有包容性,同时也可以突出中国的经验。”

绿色金融助力可持续发展

  在随后的讲坛环节,张承惠围绕绿色金融话题作了“论坛第一讲”。她指出,中国传统的经济发展模式是以追求规模和速度为特征。传统经济发展的方式带来了很大的环境风险,也造成了很难用数字来衡量的生命和健康的损失。所以,中国必须摆脱过去先发展后治理的模式,从资源消耗型的经济过渡到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的经济。

  “目前,保护和治理环境已经成为中国的基本国策,而且我们不仅要治理污染还要使绿色经济成为新的经济增长点。也就是说,让绿水青山成为金山银山。”张承惠说,要实现绿色发展必须要得到金融的支持,根据测算,从2015年—2020年,中国绿色发展相应的投资大约是17万亿元,有着总量巨大的特点。如果只靠财政投资是远远不够的。所以,在整个“十三五”时期,中国的绿色金融需求每年不低于2.5万亿元。

  对于中国建设绿色金融体系的做法和取得的成效,张承惠介绍,中央政府对发展绿色金融体系作出了顶层设计。地方政府层面也采取了很多政策,引导金融资源和社会资本流向绿色经济的领域。而从分领域来看,绿色金融的发展有很多领域都取得了比较大的成效。张承惠介绍,比如绿色信贷、绿色债券、绿色基金等;在碳金融方面,我国政府批准试点的碳市场交易规模已经占到全球第一。

  张承惠强调,中国发展绿色金融可以归纳为四个经验:一是对发展绿色金融高度重视。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都非常关注绿色金融的发展。二是通过政策引导和激励绿色金融的发展。三是要为绿色金融发展创造良好的环境。因为金融发展归根到底还是取决于实体经济。四是在G20框架下加强国际间的合作。

  “各国国情不一,关注点也不同,对于怎么样求同存异、共同发展推动绿色金融的发展目前还是一个问题。”张承惠说。

  在随后的评论环节,中国银监会政策研究局巡视员叶燕斐;中国环境科学学会绿色金融分会主任委员、北京大学教授曹和平;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展战略和区域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张永生;环境保护部科技委委员夏光;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可持续金融体系探寻项目”高级顾问余晓文;中国人民大学生态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蓝虹;贵州省贵安新区绿色金融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梁盛平;泛美开发银行对外推广和伙伴合作部高级专员徐建军等专家、学者围绕绿色金融话题展开了深入讨论。此外,来自亚开行、联合国粮农组织、欧盟委员会、挪威大使馆、瑞士大使馆、盖茨基金会和保尔森基金会、美国国际发展署和日本有关智库机构代表参与了自由讨论。

网友评论:

表情:

  • 字体加粗
验证码: 验证码,看不清楚?请点击刷新验证码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新闻搜索

精美图片

阅读排行

频道推荐